股指配资是什么的【原创】重组折戟的深振业:股价跑输大盘 营收连降三年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诚信配资,股票配资,更多配资产品尽在诚信配资网!
  【财联社】(股指配资是什么的记者 杨依依)深振业A(000006.SZ)日前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快报显示, 未经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年度营业总收入为25.03亿元,同比上年减少15.42%。

  值得关股指配资是什么的注的是,这已是该公司第三年营业收入下降,且降幅在持续扩大。其2016年、2017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3.6亿元和29.6亿元,同比降幅分别为9.09%、11.89%。此外,该公司2017年的资金回笼、销售面积、销售收入三项核心指标均未完成所披露的计划目标。

  营收连续三年下降

  深振业A董事会在业绩快报中称:“2018年度,公司结转面积减少,营业收入和营业成本相应减少。本年的投资收益增加较多,导致本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加。”

  据此前发布的2018 年半年报,截至期末,深振业在售的项目有8个,其中6个是竣工在售。位于深圳在售的锦荟 PARK一、二期,分别于2016年12月和2017年8月竣工。其余在2016年已竣工尚未售罄的项目有东莞松湖雅苑、长沙·振业城二期、广西振业·尚府、天津·启春里。

  “多地因城施策,分类调控政策频出,在持续深化的调控政策下,公司重点项目的销售将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这将给公司销售工作带来直接压力。”深振业A在2018年半年报中称。

  据了解,深振业在售的深圳项目的住宅部分已售罄,仅剩商务公寓,而深圳商务公寓市场受去年“731新政”的冲击较大。有市场消息称,锦荟PARK三期公寓或将不公开销售,均被政府打包,深振业曾在此前的公告中透露过此项目有集住房计划。

  早在2016年11月,长沙·振业城就因“捂盘惜售”和“哄抬房价”被当地住建部门调查。2016年11月提价6000元/平方米公开销售了一次后,迟迟不拿预售证,直到2018年7月才又拿新证,但推货量仍不大。

  此前其广州项目因拿地四年才入市而备受关注。一名深圳业内人士向财联社记者称:“国企喜欢慢慢卖,想躲过限价,结果捂到了现盘还没卖完。”

  深振业A于2018年发行了一笔利率为6.20%、金额为5亿元的中期票据,得益于深圳国资背景,其融资方面的风险并不大。

  土储乏力或是深振业A未来数年内面临的主要风险。该公司2018年半年报未透露土地储备情况,据其2017年年报,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共有17个项目储备,其中在手项目仅8个,预计2018年股指配资是什么的可入市销售项目3个。

  深振业A最近一次公开拿地是在2016年3月,以1.08亿元竞得深汕特别合作区的一处住宅地。2014年,该公司还对外宣称土地储备以深圳为中心,但目前深圳唯一的项目是与深铁合作,项目产权在深铁名下。

  2018年7月19日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显示,深振业A董事会介绍,公司在深圳前海片区目前没有土地储备,仅有开发的星海名城七期存在部分商业自营。

  方正证券在最新的研究报告中称,“深振业的大湾区推进不及预期。”

  该公司在2018年半年报中承认存在土地储备不足的风险:“公司规模偏小,融资能力偏弱,参加土地市场竞争的压力较大,对未来可持续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

  得益于投资理财,深振业A实现了净利润的增加。或是尝到了“甜头”,该公司于2018年11月29日发布的董事会决议公告显示,董事会以全票通过了《关于使用自有闲置资金购买银行理财产品的议案》,决定继续使用总额度不超过28 亿元的自有闲置资金购买银行发行的保本型浮动收益结构性存款理财产品。

  复牌至今股价大跌逾40%

  虽然规模较小、营收欠佳,但作为老牌的国资上市房企,深振业A陆续成为民营企业盯上的壳资源和国资整合考虑过的平台。

  从2010年开始,宝能系不断增持深振业A,持股比例在2012年3月达到15%,并在深振业A董事会占据3席,两位非独立董事、一位独立董事。2013年6月起,深圳国资委开始维护其大股东地位,逐步增持深振业A,在2014年2月到10月间,深圳国资委增持5次,持有的深振业A股权比例达到34%。

  宝能最终因与深圳国资委正面争夺失利,转战市场关注度更高的万科A(000002.SZ)。

  2017年9月,深振业A因国资重大资产重组停牌。按照重组计划,深振业A拟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深投控”)所持有的深圳市城市建设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和深圳湾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深湾科技”)的股权,深投控计划于重组前先将旗下部分优质科技园区资产划转至深湾科技。

  但是2018年3月,重组计划却宣告流产。深振业A称原因是本次拟购买的核心资产产权关系复杂、注入上市公司需要解决系列问题等。该公司在复牌首日一字跌停,报收于8.87元/股。

  按照深振业A董秘的计算,自复牌至2019年1月18日,深振业A股价跌幅约为43.83%。而同期深证成指跌幅约为30.89%。

  截至1月23日午盘收盘,深振业A股价为5.26元/股,较1月18日5.37元/股的收盘价进一步下跌。

  “我们认为,上市公司股价走势除受自身情况影响外,也会受外部宏观经济、政策调控、资本市场整体环境等多方面因素影响。”该公司董秘在回复投资者时如是说。